新闻是有分量的

一个官宣玩得这么“骚”,“汽象自媒体联合会

2018-10-27 13:17栏目:南都学坛
TAG:

一个官宣玩得这么“骚”,“汽象自媒体联合会”是什么鬼?

同事的老公得了几百万的风投

印象中一直流鼻涕的同学移民新西兰

前同事比特币赚的盆满钵满

最可恨的是EX在下跌前清仓股票买了房

相比之下,别人的人生好像总是很容易……

让人感觉似乎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吃喝不愁,工作和生活却千难万险

往往如同鸭子一般,

水面上的半身表现得轻松自如、优雅冷静、毫不费力,

水面下的脚掌却在拼命而疯狂地划水……

能力总是苦苦追逐着欲望,扭过头去,身后还有更年轻的力量汹涌而来。

“嗯嗯,我挺好的。

最近不怎么加班了,

才跟朋友吃了饭往家走呢。

哎呀~妈~大城市吃饭都这么晚的。

你别担心。

对,那男孩儿最近追我呢,我还没想好,您别急。

啊,好了好了妈,我这边儿有电话进来了,你早点儿睡。”

我下意识的坐正,按下接听键:

“嗯嗯,我在从公司回家的路上。

啊,是刚刚发你那份吗?

好的刘总,我这就调整,大概30分钟发给你。

好的我尽快。”

挂掉电话,我瘫坐在午夜出租车后座。

“夜归的人,没有归处。”

司机师傅淡淡地说。

透过后视镜,他的表情相当平静,甚至没看我。但“火云邪神”的造型加上这么诡异的场景和对白还是让我倦意全无。

“我见过很多深夜流泪的人,但他们都会忘掉深夜痛苦的经历,甚至忘掉我不止一次载着他们在混凝土森林里、在霓虹斑驳灯影下穿梭、从宇宙中心到昌平县城……”似乎没指望我搭腔,师傅继续不紧不慢地说。

我是谁???我在哪儿???出租车司机怎么突然这么深刻???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强压着心头的恐惧,我弱弱地问:“呃·····师傅,您之前拉过我?”

“不记得,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