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放飞自我 实现心底飞行梦,无人机成年轻人新宠

2018-12-02 12:46栏目:南都学坛
TAG:

放飞自我 实现心底飞行梦,无人机成年轻人新宠

二中兄在做放飞无人机前的准备工作。二中兄在做放飞无人机前的准备工作。
无人机航拍的中山纪念堂。无人机航拍的中山纪念堂。

  无人机已成都市年轻人新宠,有人从爱好到副业,有人拿它当个大玩具

  一边在城里工作生活 一边在天上放飞自我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张沛

  近年来,随着国内无人机企业的不断进步,无人机在越来越多的场合怒刷存在感。宏观来看,从去年元宵节的海心沙晚会、年底2017广州国际财富论坛的欢迎晚宴到2018年巴黎海外花市上的表演,无人机这一“新鲜玩意儿”在广州人心中的认知度可谓上了一个层次。

  从微观层次来说,随着消费级无人机的消费门槛和上手难度的降低,近一两年,无人机玩家越来越多。从事媒体工作的吴小姐就笑说,今年以来三不五时就在朋友圈看到秀无人机的图片,然后评论点赞相继炸出许多默默潜水的无人机玩家。南都记者就找到一群无人机爱好者,他们当中有把玩无人机从爱好发展到副业的资深玩家,从资深跑楼党进化为无人机航拍的摄影老炮,有出游前心血来潮买了架无人机代替自拍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的萌新玩家。不过,也有航模圈的朋友对玩无人机发出了“技术含量”不够的鄙视。

  “无人机让我完成了心里潜在的飞行梦”

  航拍师王宇昕

  入坑时间五年

  “你不懂在监视器上看着自己开的飞机穿越森林,飞跃大河湖泊,飞过高山高楼的感觉。还有贴地飞行贴水飞行划楼而过的刺激,当然也有失控坠毁的紧张心痛。”王宇昕在知乎“无人机”的相关问题下作出这样的回答。入坑五年的他可谓资深无人机玩家,也把这项爱好玩成了自己的副业。

  王宇昕回忆,2013年自己正值大四实习期,编导专业的他在一个电视剧剧组做实习副导演。因为自己有一些摄影基础,加之当时的动作导演又对航拍特别感兴趣,“所以我俩就搭伙负责航拍,当时航拍还不普及,大家也都不懂,我俩就摸索着飞,当时用的是大疆精灵1。”谈及最初接触无人机飞行时的感受,他表示,“无人机让我完成了心里潜在的飞行梦。”

  就这样,王宇昕在剧组慢慢摸索,航拍技术越来越娴熟,加之当时航拍还没大规模进入影视业,所以他和搭档就以爱好的形式帮助剧组航拍。“完全义务不收费用,拍好了就用拍不好了拉倒,我们也当是锻炼,慢慢地技术越来越娴熟。”

  王宇昕表示,要真把无人机航拍当作工作,对自己的责任心和技术要求都更高。“飞行线路的设计画面美感以及技术层面必须过关,不能像作为爱好时那样得过且过,然后就是安全,高速旋转的桨叶还是很危险的,飞行器高空失控坠落的话也很危险,所以必须谨慎。”

  他回忆,有一次在某沿海一线城市的CBD进行影视航拍,当时导演希望无人机能绕一个30层大楼的转一圈,业内俗称“刷锅”,虽然是航拍中有难度的飞行方式,但多拍几次也是能实现的。没想到在飞机飞到大楼对面的时候,建筑物完全挡住了信号,因为当时那款无人机设定的是无信号自动返航,所以就在无人机直线返航时撞上大楼,断了两根螺旋桨后失控,高速斜落向居民区落去。“我当时惊出一身冷汗,也不知道具体砸到了哪里,就去那个落点寻找,最终在一个二层楼的楼顶找到残骸,万幸没砸到人。当时还被保安询问,怀疑我们是间谍组织之类的,直到拿出剧组拍摄许可才放行,那之后好几天都惊魂未定。”王宇昕说,有了这次经验教训,以后拍摄就变得更加小心了。

  近几年,随着国产无人机产品的不断进步,无人机玩家圈子也进了不少新人。王宇昕一方面为民族无人机品牌出色的质量、操控性还有人性化设计而自豪,“新人越来越多也说明门槛越来越低,民用价值很高,几千块就能买一个无人机,个人觉得非常划算。”另一方面,他也对无人机的管控和监督感到担忧,“同样的问题就是对这一新兴事物的管控和监督,毕竟无人机的安全问题是很严峻的,希望无人机的快速发展和管控监督能达到一个好的平衡。”

  “无人机是城市风光摄影的工具”

  “大神”二中兄

  入坑时间一年半

二中兄去年7月拍摄于广州北京路与中山路交界的斑马线。二中兄去年7月拍摄于广州北京路与中山路交界的斑马线。

  热爱行走和记录广州这座城市点滴的二中兄在广州航拍圈子里颇有名气。2017年,他的航拍广州摄影集《飞行半年,这可能是关于广州城市的最后的航拍合辑》曾刷屏广州本地各大微信号;今年初,《我拍广州2017》再次刷了一波朋友圈。这两系列都有不少他的航拍作品,从华灯初上老城区的温暖烟火气、到云雾缭绕中露出妖娆身姿的小蛮腰、灯光闪烁金碧辉煌的珠江新城CBD建筑群、包裹在现代与传统广州之间的城中村,二中兄的航拍如他本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航拍器的出现,给了我们欣赏这个现代化城市的更多可能。”

  二中兄是潮汕人,8年前来广州读大学,毕业后在某国企工作,无论是所读专业还是毕业后从事的工作,都和摄影关系不大。最早他是用手机记录在广州穿梭中碰到的一点一滴,2015年入手微单,2017年初入手第一架无人机,拍摄器材一步步实现消费升级,拍摄内容和广度也随之扩大。二中兄回忆,去年明显感受到无人机航拍在广州风光摄影圈子“越来越红”,入手无人机来进行拍摄的风光爱好者越来越多,他自己也是在2017年初入手了第一架无人机。二中兄表示,“无人机航拍,从高度上肯定比之前跑楼———在高楼的天台上进行拍摄的选择余地更大,能更好地看到高楼、高层建筑的面貌。”

  但“跑楼党”就这么被无人机淘汰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二中兄表示,据他对广州风光摄影圈子的了解,目前拥有自己无人机的风光摄影爱好者大约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无人机并不能代替跑楼。据二中兄介绍,首先是画质和角度问题,无人机航拍只能选择广角镜头,选择有限;其次,无人机拍摄情况受现场客观因素影响较大,放出无人机以后就得看情况赶紧拍,不像跑楼那样可以“守株待兔”一般长时间蹲守,选择最好的光线和角度拍摄。“比如有时候放了飞机出去就突然变天下雨的事情也发生过不少次,这时候就只能赶紧手忙脚乱拍完、收机回来。”

二中兄拍摄于广州市新光大桥,并将这张照片取名为:red in red。二中兄拍摄于广州市新光大桥,并将这张照片取名为:red in red。

  谈到航拍时要及时“收回无人机”这一话题,一直淡定的二中兄有些激动:“不能贪飞!”他解释,无人机飞出相应范围、或者在高楼大厦等干扰信号多、空间不开阔的区域飞行时,可能出现无人机信号较弱、出现返航提示的现象,这时就应果断听从指挥返航,莫要“贪飞”,否则可能造成无人机飞丢、下落不明,造成损失。二中兄表示,如果发现无人机飞丢,只能联系生产厂家进行报失、申请赔偿等,流程复杂,还不一定能挽回损失。原来,他自己就曾有两次飞丢无人机的经历,损失不小。

  现在越来越多风光摄影爱好者加入无人机玩家行列,二中兄对“萌新”们的3条建议是:练好基本操作、做到安全飞行很重要。首先,尽量选择开阔的区域作为飞机起飞点,“信号好、能见度好,比较安全。”其次,尽量选择自己较熟悉的区域进行航拍,最后,就是他反复强调的:不能贪飞。

  二中兄透露,最近自己常飞的区域是冼村一带。这个珠江新城CBD范围内的城中村近期也是新闻不断,村民回迁、龙舟宴、龙舟赛都吸引着全城的目光。二中兄说,无人机对自己而言是一个工具,利用这个工具,自己能用更广阔的视角来记录广州这座城市。换句话说,二中兄的真爱是城市风光摄影,为了更好地记录广州这座城市,他会根据场合和需求选择不同的工具:可能是手机、微单或无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