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我被王凌云部裹胁南下的前前后后

2018-12-06 14:50栏目:南都学坛
TAG:

我被王凌云部裹胁南下的前前后后

大寨门码头,当年部分师生由此门而出 (资料图片)

中间是数千学生及万名店员、市民等,两边是国民党部队,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分成三路,走城门出寨门过白河向南而去。

那是怎样的一幕场景?想象一下那庞大的队伍、“三四十里宽”的行军路线,只觉得“万头攒动”“摩肩接踵”之类的词语都不足以描述其画面。

关于逃亡时的背景,不少文史资料有记述。1948年10月下旬,河南大部分县市已获解放,国民党将省政府由开封迁至信阳。据《中共南阳地方史》载,当年11月2日下午,按照解放南阳的任务部署,六纵在豫西第六军分区三十九团的配合下,在南阳城外围发起攻击,至3日里,潦河、辛店一线已被六纵占领。3日中午,战斗正激烈之际,六纵接到中原军区命令:“不管王凌云,即追黄维兵团。”于是六纵为了整体利益,支援即将进行的淮海战役,遂放弃攻击南阳城,继续东进。六军分区三十九团在掩护六纵安全撤离后,有计划地撤至磨山一带,监视南阳之敌。王凌云部,由此侥幸逃过旬日即被歼灭的命运。

事实上,解放军的接连胜利,使国民党华中“剿总”白崇禧深知南阳难保,他于当年10月下旬就曾电示王凌云速作撤退准备,并令将青年学生、壮丁、地方团队等一律强迫带走。王凌云曾自述说,“处此人心惶惶、逃又不能的情况下,深感这个十分复杂的烂摊子,实在是极为苦恼的难题。经会商决定:先严密封锁消息,各城门只准进不准出。再集中力量打退城郊的解放军,分头暗中进行撤退准备。”根据部署,王凌云命令陈克非的第二军和刘平的第十五军分别沿邓县公路两侧和通向镇平的公路两侧攻击解放军;密令“专员”“县长”确实掌握各自团队和集结的学生、壮丁;绥靖区各处室准备行动,烧毁文件,并指使军法处长交回专署、县府送押人员,让其自行处理,其余20余人(包括捉回的带枪逃兵、冒充王凌云族弟等人)黑夜秘密处死。

逃跑准备大致就绪,1948年11月3日下午王凌云接到白崇禧电,密令经唐河、确山向信阳突围。但王凌云得情报知解放军主力在桐柏、泌阳间集结,便电告白崇禧建议改经新野向襄阳突围。半夜里,白崇禧回电照准,并说已令张淦兵团向新野出动,掩护撤退。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当年11月4日清晨,南阳四座城门紧闭,上午8时,城内各中学和师范学校接到绥靖区总部命令,要求各校员工和学生一律随军撤退,违者以军法从事。究竟去了多少学校和师生?《中共南阳地方史》记载“南阳城内13所学校3000多名师生及1万多名工人、店员、市民”。不过,市博物馆副馆长张晓刚——他的父亲当年是被裹胁南下的景武高中高三学生,对此段历史作过深入研究,他认为是14所学校,包括南阳中学、复兴中学、宛锦中学、大道中学、南阳简师、南阳师范、南阳园艺职校、宛南高中、景武高中、南阳女中、南都中学、西满女中、南阳县职、镇平高工。人数上,他认为“师生五六千人,加上其他人有万余人”。

即使个中有差异,但最终出城的人数都在一万人以上,学生小的十二三岁,大的二十来岁。当时南阳城总共不过4万多人,一下子就走了四分之一的青壮年,剩下的多为老与幼。

南下的队伍分三路,左路由南阳至茶庵一线向南,右路由南阳至潦河一线向南,这两路均系国民党军队。伪南阳专署、伪南阳县府、伪南阳县党部与被裹胁的师生位于中路,人数最多,多从南寨门而出,少数从东关校场南行。

时年15岁的史定训,就这样被动地踏上了南下之路。

被告知无家可归后,学生们哭声一片

有的学校是从大寨门出城的,我们学校是从东城门出城,不光学生,学校老师和家属都得跟着走。出城后,学生在当中,两边都是国民党军队。从下午一直走到晚上,接着又走了一夜,才离城几十里路。路上只是啃点干馍,我走着走着都睡着了。

我家里那时条件差,有钱的学生手里都有钢洋,有的家里还来送,送的不光是钱还有衣裳被褥。只是从城里走到城外,有人拿不动这么多东西,就开始扔被子,都扔到白河滩里去了。走到5号天亮,8点左右吧,离城有三四十里地,队伍停下来了,我们好些人就坐在地头,人人又累又乏。

这时候王凌云来了,他是个小个子,上到一个高点的地方就开始讲话,讲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昨晚我们离开南阳城,为了不把南阳城留给共产党,现在已全部炸毁了”。大意就是这样,反正他的话意是我们已无家可归了,只有跟着走这一条路。他刚说完,一片哭声,我们学生都哭了。

王凌云讲完话就走了,当时应该是每个学校都指派有国民党军官负责,派来招呼我们学校的国民党军官姓赵,被称为赵领队。沿途村庄的群众都跑完了,没人了。我们一到地里就扒萝卜、扒红薯吃。走到新野一个村,好像叫上港庄村吧,村民跑完了,我们夜里冷啊,就钻到麦秸垛里、苞谷秆里。在那个村里住了两天,我们几个同学在一户人家发现一瓦罐米,赶紧生火熬。那米是酒米,一熬黏得很,我们总算吃了一顿饱饭。

在那个村里住两天后接着又走。到襄阳住广德寺,说是要给我们复课,所以住了一个月。公立学校不知道在哪儿住,我们私立学校都在广德寺住。在那儿,国民党来招兵,重点是高中学生,初中生也要。当时他也不说是招兵,就说是招生,上哪儿哪儿的军事学校,我反感得很,拿到所谓的招生广告就撕了。

吃的啥,就发米,除了米啥也没有,开饭时端一碗,吃得快了再盛点,慢了算完。我们都练得再烫的饭也能吃下去,即使这样也只是吃个半饱。